义乌播报

心疼!膈疝宝宝刚出生,肺只有一半,心脏还被挤压到右半边…

7月16日上午,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,出生36个小时的膈疝宝宝“乐乐”(化名)离开新生儿监护室,在大家的护送下前往手术室。等待她的是一场巨大的挑战。


浙大四院心胸外科梁靓副主任医师表示,先天性膈疝是新生儿的危重症之一。胎儿因先天性膈肌发育缺陷,胸腔与腹腔有裂孔,致使小肠等脏器从腹腔跑进胸腔内,可因合并肺发育不良和持续性肺动脉高压危及生命。
小乐乐出生后,左肺仅有正常宝宝的一半大,出生时呼吸局促,易缺氧。同时出现心脏移位,本来位于左侧的心脏被挤压到胸腔右侧。由于出生后面临缺氧、胃肠道嵌顿、呼吸困难、纵隔移位等风险,如不进行早期手术治疗,病死率极高。

【膈疝宝宝 迎来生命挑战】

浙大四院为膈疝宝宝乐乐,实施浙中首例新生儿胸腔镜下微创膈疝修补术,这同样也是该区域首例危重症新生儿手术。
手术首先迎来的挑战和压力就是麻醉,由于肠子压迫胸腔,新生儿肺部呼吸困难,这对手术麻醉的挑战是史无前例的。
“新生儿不是成人的缩小版,由于膈疝引起胸腔内压力增加,引起严重的呼吸功能和循环功能障碍,麻醉医生需要周密的计划及万全的准备。”
浙大四院麻醉科徐建红主任表示,麻醉术前精准评估病情、术中监测、麻醉方式等每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。为此,从术前评估到术中把控,每一个预案都精细到数字,包括中心静脉通路建立方案等等,都是经过小组反复讨论形成的,确保万无一失。


麻醉中

手术中

梁靓主任带领心胸外科手术团队实施手术,开始前在宝宝身上打3个5毫米小孔。由于宝宝的胸腔里充满了整个小肠及一部分结肠,因此手术操作空间受到极大的限制,梁靓主任穿过肠道层层障碍,在狭小的缝隙里寻找膈肌处的缺损,小心地将“跑错”地方的肠子回纳回腹腔内,紧接着开始修补疝孔。由于是新生儿,整个胸腔的容积非常小,要在较小的空间完成缝合打结动作也异常困难,而且乐乐的膈肌非常薄,需要避免过分用力引起的肌肉撕裂。
手术过程虽然惊心动魄,但都在预案之中,术中宝宝的各项生命监测指标基本波动在掌控之中,手术有惊无险的顺利完成。

(左图术前 右图术后)

术后,小乐乐回到新生儿监护室(NICU),床边拍摄胸腹平片影像显示,宝宝的心脏都已回归正位,原本被挤压的肺也膨胀开来,慢慢恢复饱满。
看到这一刻,宝宝的心肺归位,手术成功,但大家悬着的心仍然不能放下,接下去长期异位的心脏、肺、小肠是否能在“新家”顺利恢复功能,专家们还在等待更严峻的考验。

【惊心动魄的术后监护】
浙大儿院杜立中教授查房指导

马鸣主任查房

浙大儿院吴秀静主任查房指导

浙大儿院陈正主任查房指导

“术后的两周是关键期,可以说每一天都是惊心动魄的,”浙大四院儿科主任马鸣表示,术后宝宝循环、呼吸、内环境都很不平稳,病情变化大,闯过手术只是第一道关卡,而即将迎来的是瞬息万变的术后功能康复,NICU团队对宝宝进行24小时的严密监护。
期间,国内知名新生儿专家、浙大四院儿科首席专家杜立中教授、浙大儿院心脏监护中心主任吴秀静、浙大儿院新生儿监护室副主任陈正多次赶到医院查房指导。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,小乐乐闯过了血管渗漏,内环境紊乱、严重低蛋白血症、呼吸、感染,肠康复等很多关,脱离血管活性药物、脱离吸氧、脱离静脉营养,最终获得了胜利。



8月3日,小乐乐终于可以出院回家啦!妈妈小陈特意带着锦旗感谢医护团队,“特别的感动和感激,感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心,感受了浙大四院团队的强大和专业。”

【MDT多学科合作 共同护航母婴健康】

浙大四院心胸外科专家梁靓表示,先天性膈疝发病率在1/2500-1/3500之间,出生后6小时内出现缺氧、紫绀及呼吸困难症状的称为重症膈疝,其肺发育不良较重,病死率达60%以上,因此,新生儿膈疝患儿出生后能够得到及时的诊断及救治显得尤为重要。
小陈产前1个月通过三维B超发现胎儿膈疝。之后,浙大四院医务部牵头心胸外科、产科、麻醉科、新生儿科等开展两次全面深入的多学科MDT疑难病例讨论,做好宝宝出生前中后期的准备和各类预案。在产科、心胸外科、儿科的多学科紧密监测下,小陈顺利自然分娩,宝宝也渡过了手术难关。


在人文产房顺产

新生儿团队监产

“新生儿膈疝手术不仅考验儿童外科医生的手术能力,更考验的了麻醉能力、新生儿重症监护能力,依靠的是医院的综合实力。”
浙大四院成功完成危重症新生儿外科手术,填补浙中地区空白,初步形成集诊断、抢救、手术、术后监护治疗与护理于一体的儿童外科疾病救治流程,与浙大儿院形成紧密合作,保证了患儿能够得到专业、及时、准确、安全、有效的救治。